自主学习与你我他

发稿时间: 2018-05-18 来源:校团委    浏览次数: 120        

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到自主学习与你我他的论坛现场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今天到场的各位老师他们分别是人民卫生出版社王鹏老师人民卫生出版社周宁老师校教务处副处长张秀军老师校团委书记邱志海老师校教务处教材科科长王家金老师我们都知道从一位医学生成长为一名医生的道路上总是布满了荆棘医学学制长学习的内容浩如烟海就业压力大医患纠纷令人担忧种种原因动摇了很多医学生的初心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协和八微信公众号诞生了,“协和八由一群北京协和医学院八年制临床医学的学长学姐于201410月创立让临床妙趣横生让思考更真诚让生活更有趣”为目标,主要面向医学生和住院医生,引导读者对医学知识的思考和对医学人文的思考。目前,“协和八”微信公众号已经有读者11万余,受益人群遍布全国医学院校,在业内已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古有李白“烟花三月下扬州”,今有协和“阳春三月下庐州”。我们今天有幸请到了几位“协和八”的主编,来给大家讲一讲“协和八”的创办目的、创办历程,以及如何get到自主学习的正确打开方式,同时也在现场为大家答疑解惑!那么今天我们请到的学长学姐有:现就职于北京协和医院外科,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八年制临床医学专业,“协和八”的主编以及创始成员——徐源学长!北京协和医学院八年制临床医学专业2009级学生,首批“清华医学英才博士后”项目成员,即将就职于北京清华长庚医院,201510月加入“协和八”,现为项目组小编——何牧学姐!2009年考入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八年制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即将入职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现为“协和八”的学术组小编——徐宵寒学姐!我们也希望通过本次“自主学习于你我他”论坛的开展,能够给在座的同学们传播医学知识以及人文知识,引导同学们思考自己未来的职业以及如何更好地面对社会当下的问题,同时也为同学们自主学习提供更好的帮助!在这里要特别说明,我们本次的活动也将通过安医大青年之声的官方QQ进行空间直播,欢迎大家的关注!首先,我想说,学长学姐好!“协和八”真的是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集体,我相信现场肯定是有不少的迷弟迷妹们。应该有很多人在我们今天的活动之前就关注了“协和八”。那么,我想代表各位同学问学长学姐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你们能够考入北京协和医学院,肯定都是非常优秀的,那你们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学医呢 ?

徐源:那在这之前我想先简短地介绍一下“协和八”可以吗?

主持人:可以啊!

徐源:其实我们最开始的时候做这个东西只是因为,我是本科08级的,所以本来“协和八”的意思就是协和08级。2014年的时候,我们觉得班里有时候有些通知之类的,所以我们就办了一个公众号,每天发一些通知。所以你们如果往前翻,翻到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是说,什么班长要结婚了,给大家发喜糖、每天上课要带什么书之类的东西。后来有一天我们转发了一些医院内的一些分享,效果反响非常好。于是我们就觉得做一些医学分享其实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然后就逐渐逐渐做起来,到现在已经有11万左右的粉丝了,也是挺出乎我们的意料的。我们已经推了两年半了,也出了我们的第一本书,第二本书也即将出版,还是很令人激动的。我们的ppt上有一个粉丝的分布图,其实还是以北京为主,有两万多人,然后全国各个省市、自治区,像台湾、西藏这些地方也有,安徽有1900多个,希望今天讲完之后能涨到2000!这些年我们也做了一些自己的小纪念品,比如这个是我们的板夹,上面会有一些医学常用公式之类的东西,还有这些笔袋、书签之类的东西,如果大家有兴趣或者等会儿提问环节大家比较活跃我们也会把这些都送给大家。

主持人:学长一开始就说了我们后面会有礼品送,希望大家待会儿能积极踊跃一点!

徐源:刚刚主持人问的我们为什么学医,我们就从何牧开始说吧!

何牧:我是09级的,是在徐源师兄之后的一年入的学。关于为什么学医,我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我小的时候身体比较差,经常会生病,当然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经常会去看医生。那个时候就对医生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而且我是在一个小镇上长大的,在小镇上医生差不多就是那个地方最有学识、谈吐非常有风度的人,从小就对医生有一种憧憬。后来成绩也还可以,去了我们那儿最好的中学,那个时候老师都希望我们考清华北大,但我当时比较迷茫,我就觉得也不知道考清华北大有什么用,就是不清楚自己要干什么。直到有一天,老师在黑板上写了协和医学院,并且大致介绍了它。我就觉得,这个医学院非常好,我想上这个学校,我想学医,这就决定了!而且我觉得学医可以用我自己的力量保护身边我爱的人,我的朋友,我的亲人。因为我的家里没有医生,所以这也是一个比较中二的想法,就是想保护自己身边的人,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学医。

徐宵寒:其实我也有一个比较有情怀的理由和一个比较朴素的理由。我先说一个比较高大上的理由。也是因为我上中学的时候会做班长之类的学生干部,就会觉得其实在你帮助别人的时候,自己是非常快乐的,所以就特别想选一个能够让自己特别有成就感的职业。我当时考虑的是老师,但家里人觉得医生也同样能帮助到别人,像老师一样。老师拯救的是精神,医生拯救的是身体,而且医生的工作也会更有保障一些,所以当时也就这么决定了。而且高考之后,因为分数够了,在清华北大里选专业,觉得像理工科那些,对数学物理要求比较高,我也确实不太喜欢学数学、物理,这就是一个比较朴素的理由,于是我就选了一个在理科里面比较偏文的专业。

徐源:每个问一下都要鼓一下掌,这到后面会有点累的。那个,我理由也是很简单的,就是当时,关键是分数够了你知道吗。而且当时可以选的这些专业中,我是江苏来的,不知道有没有江苏来的同学,我们江苏就是算语数外三门,然后其他都是算等级,所以你在这样的受益下,物理化学不算分的只算等级,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就显得最后高考分比较高,所以好不容易进到大学了,就觉得不能再学物理化学了,不能再学理科了。所以,但是那个清华我们能选的,文科是都不能选,然后现在就是理科和工科了,工科我觉得分数比较低,然后理科太难我不会,所以想来想去能学的只有医学了,所以就来了,就觉得八年制比较酷,然后就选了那个协和。

主持人:我相信,学长刚刚说大家鼓掌会累啊,但肯定是迷弟迷妹啊对吧。那我相信今天在座的应该很多都是我们学校八年制的同学对吧,来,举个手我看看。哇,这么多。好,那我就想说一下啊,那这些八年制的同学,我们的安医的八年制肯定跟协和的八年制是会有不一样的地方的。那能不能请学长学姐跟我们分享一下你们在协和的八年制是什么样子的。

徐宵寒:我们这个八年其实,我知道在座的大家可能是因为就是规培这个制度改革之后,八年就是5+3,然后我们的八年制还是在规培改之前的,然后主要分为两大阶段,一个是医预科,一个是医本科。然后前两年半医预科,我们是在工科类大学也就是清华大学度过的,然后后五年是回到了协和的校本部,然后在清华的那两年半,因为我们入学的时候,招生是和清华大学在一起,所以进去的时候和清华其他专业是没有什么区别的,隶属于生命科学学院,安排的课也是和他们非常相近的。比如说,我觉得有三个非常大的特色,第一个就是清华的理学院是非常看重数理化的这个理科基础的,所以我之前的那个朴素的理由只是一个单纯的美好的幻想。然后在大一大二的时候也是学了数学系,物理系,基本上差不多的数学和物理。然后那个时候完全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医学生,然后每天都泡在数字里面,确实挺痛苦的。然后第二个清华的特色就是,我们和生命科学学院在一起,那个院,也就是,所有的生物课都是按生物学的那个要求去学,而且是学的是全英文的教材和考试。刚开始的时候也会非常不适应,尤其像生化,遗传啊什么的,里面有很多微生物,里面有很多专业的名词。但是其实后来学久了发现其实只不过是一层窗户纸而已,就是当你被逼到那个环境里面,也就八年的时间也是可以适应的。然后第三个也是当年让我付出巨大的心血的就是清华对于体育有一种变态的要求,它有一个口号叫做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大家想就算是你本科毕业就去工作,健康工作五十年你要工作到73岁,所以说它要求我们每天都要去那个操场打卡跑步,然后冬天的时候女生要跑一千五,然后男生要跑三千,要考试,然后那个及格的要求非常高,像我这种人,我从来没有追求过及格,我是追求有分,然后每次还都是,就是一般冬天最冷的时候,下完雪之后,然后路上有点滑的时候去跑,每次考完试都觉得自己要死了一样,然后还要算能不能,能不能有一两分,然后把总分算进去体育可不可以及格之类的,然后虽然现在说起来觉得当年自己好厉害,然后也觉得,当时虽然觉得很痛苦,但是现在想起来也是一段比较难得的经历吧。然后结束了清华的两年半之后,就回到了校本部,然后进行医本科学习,然后其中包括医学基础和临床,然后下面就是何牧来说一下。

何牧:先让徐源哥先讲吧,他是主编。

徐源:这个,想起来我,刚才那个其实清华确实比较严格的,不如我刚刚入学,虽然这么胖,但刚入学的时候,我们引体向上要6个有分,21个优秀,21个优秀,12个及格,然后我当时就天天练,天天练,到现在手上还有层老茧,最后我们班男生几乎都能达到21个左右的这个水平。我们在那个,都是被逼的,因为挂科,挂两门没有博士学位,我们的规定就是挂两门不能有博士学位。然后我们在那个来到协和之后的头一年半就是我们的医学基础阶段主要学解剖啊,组胚啊什么的,跟大家也差不多。我觉得比较有特色的一个就是我们的这个解剖资源比较丰富。因为有很多老爷爷老奶奶他们愿意把这个尸体,把自己无偿捐献给咱们,我们有专门的登记处去捐献。所以我们最后每个人是四个人一具新鲜的尸体去解剖。一开始就是感觉哎呀终于看到尸体了,凑上去,到最后,长着绿芒,都不想动他了,当时我的那个老奶奶,就是大体老师是一个,我们查了下,是个女将军,然后把尸体捐给我们,就非常的伟大。然后我们除此之外自己还办了一些比较有趣的课程,比如说解剖讨论课,这是我们学生自己做的,就是因为我们学解剖的时候,要背的东西特别多,但是并不知道哪些东西在临床上有用,所以我们就会自己去组织一些比如学到腹腔的时候,就会去组织一些腹腔类疾病的一些讲解,其中这些疾病跟解剖的关系又是比较密切,同时会请一些比如腹部这个普通外科的教授或者副教授这样的老师去指点我们的课程,帮助我们从基础到临床快速的过渡,这个课我觉得收获还是比较大的。另外就是我们当时,因为我们学制比较长,所以长期接触不到临床,到了大五都不知道感冒怎么回事,所以我们有一些临床早接触的课程,就是让我们早点,师兄师姐们带着我们到临床跟转一天或者,现在好像有跟转三天的,跟转一周的,就是跟着师兄师姐们转,看看临床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能让我们对临床迅速建立一些感觉,让一些不想学医的什么晕血的先离开这个,及时离开这个行业。

何牧:在经过一年半的医学基础这个学习之后,我们就要进入临床了,然后,就是我们首先会学习诊断学,然后诊断学的话我们其实学的还比较很踏实。我们是分小组换班十个人,然后会有老师带着我们在学习一些手法的同时会带我们去医院,在病人身上亲自去实施。如果那个病房有一些比较有特点的经典的奇症的话,老师会带着我们像就是参观什么的,一波一波的去。当时我在感染科收过一个大动脉炎的一个患者,就是它到处都是那个血管杂音,然后带着我的老师就带着我的师弟师妹们一波一波的去病房给那个小朋友查寝,感觉比较壮观 然后学了那个诊断学之后,我们就学,就是同时学一些内外科的知识嘛,然后后来就进入临床实习,在,就是进入这个实习的时候,我们,就协和对学生有一个很大的要求就是大家要踏实要认真,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完成手写的大病历,就是所有的那个内外科的病历我们都是要手写的,每一个月要有四份,然后那个手写大病历一般都会有六七页,七八页这样,不能有错,而且有专门的一个老师给我们修改病历,所以特别特别认真,包括错别字啊什么的都要改,然后比较痛苦。改多的时候,他就让你重抄一份,非常痛苦。然后,除了这个修改病历之外,我们在临床阶段比较特色的就是巡诊科,我们进入临床之后,就没有什么老师站在讲台上给我们讲课的了,就像徐源师兄刚才讲的讨论课那样就是,我们从一开始就逐渐地让我们有意识的,是同学给同学讲课。比如说我们讲到结核病了,然后我们就让这个小组负责的同学轮流负责,让这个同学在呼吸科或者别的科室找一个结核病的病历,然后通过这个病历然后讲一下结核病的背景,这是一个重状表现,我们怎么去开检查,然后怎么给这个患者治,就是之后的寻访,就是这样一个follow up,就是一直下去,是同学讲给同学听,同时旁边会有老师在旁边听着,如果讲的有错或者老师说这个地方我需要补充一下,老师就当场补充了,我们同学就当场讨论一下。所以我觉得就是有时候学校的资源有限的时候,同学们可以通过自己的一些努力,就是大家互相的交流,互相给彼此上课这样其实蛮有意思的。然后,在临床阶段我们还有一个比较有特点的就是我们在见习一年结束之后,我们会有一个暑假,那个暑假我们会出国交流,学校会给我们提供一定的帮助,比如说有部分同学学校可以给他联系去交换的大学或者医学院,但是很多同学都是自己去联系的,其实这种交换感觉会比较难,如果真的去做的话,就是会感觉并没有这么难,和我们之前讲的一样,资源是有限的,如果同学们自己有心的话,一般可以提前一年去国外的大学的官网去看一看,有没有相关交流的项目,自己可以着手去申请,我觉得去国外一年半的这种交换(一个月或者两个月的交换)。对自己开阔视野是很有帮助的,同时也可以出去好好玩一下,反正时间都是一样的,自己安排会比较好,

徐宵寒:关于出国交换我们有一系列的文章,去年发过叫《足迹》。现在我们协和八的知识是检索的,然后里面有一些我们同学出去过后写的交流感想,其中还有一些申请之类的东西,大家有兴趣可以检索看一下。

主持人:非常感谢学长学姐在这个问题上的分享。我们都知道医学生会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从基础医学到临床医学的一个过渡,那学长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在这个过渡的过程中会不会遇到一些困难。怎样把这个过渡转化好?

徐源:从基础学习到临床医学感觉有一个巨大的鸿沟,那之前我也重点想分享一下这方面的体验。因为大家还比较小。大家听着听着就行了。我觉得最主要的一点,第一点就是,到了临床之后你发现知识爆炸了,因为之前基础阶段学习的时候,考前刷题就可以了,绕来绕去把题库刷完整之后,题目基本上就在这之内,但到临床之后你发现全是窟窿全是洞。补无可补,无需再补。要学的东西很多很多,所以我觉得在基础学习阶段大家应该要学会一定的搜集资料的能力。不能到以后我们要做科研的时候,才去学会使用PubMed,这些最基础本的东西。那你到时侯会比别人落后很多。你晚上八九点的时候才能回到宿舍,这时候你还要去学习一个新的网站该怎么用,如何用那些(feiter)过滤器那些东西,那就那就比别人慢很多,所以早期去学习一些检索类的会非常有帮助,另外就是时间管理方面,其实我觉得加入学生会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体验,能把时间管理好,因为到了临床之后,事情真的很多,现在号称“医教研管思维一体”,医疗教学科研管理你要把这些方面都做好,必须要有比较好的时间分配能力,所以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在基础阶段训练的,另外一个就是自己身体和心态的调整吧,我就举个例子,我有一个挺好的朋友,他在基础阶段反正就天天Dota,也不怎么去上课,到了临床没有办法,必须在临床花很多时间。他刚进见习一个月左右的时候,我跟他吃饭,他就说实在受不了了,我就说什么受不了了,他说每天七点才能回宿舍,早上八点到晚上七点,我心想每天到七点就相当于一个很早的下班时间了,但是对他来说,他就完全受不了,所以你自己在基础阶段的时候,你自己都没有经历过这种高强度的学习或者高强度的工作,那你到了临床的时候真的是很难应付的。就算你觉得我到时候我肯定能应付,但是你勉勉强强到了七点的那条线的时候,别人很轻松就会超越了,别人可能觉得到了十点十一点才累,所以我觉得做一些身体和心里上的调整也是比较有必要的,

主持人:所以学长的意思是我们在基础阶段就要为以后做好准备,打好基础。

徐源:我觉得有心的话是应该这样的。不然你想做一个大夫尤其是一个好大夫,就要需要投入很多时间。

主持人:那学姐有什么想说的吗?

何牧:我觉得从基础到临床给我一个很大的冲击,就是对于沟通的要求变得非常高。因为在基础阶段的话,我们可能每天听听课,做做题,考前突击一下。没有什么需要真的是很认真和别人沟通的。你有个性你就随意的放飞自我就可以了,但是当你进入临床并不是这样的。医院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地方,你是一个见习的同学,你就是这个白色巨塔的最底层,你会发现在这个过程中你是一个小小的螺丝钉,哪里需要就去哪里,你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在这个过程中,你需要和你的上级大夫交流,你的老大,需要和护士老师交流,需要和患者交流。如果你沟通技能有问题的话,可能你每收一个患者,需要花三个小时或者更多的时间和他问病史,会把自己搞得非常的累。还有有时候你会发现患者莫名其妙的不配合治疗,他会冲你发火。你会特别生气,你会觉得我都对他这么好了,他为什么还这么对我,自己会很不开心,在临床转着。我有一次就是这样,协和有一个传统,就是早上我们有一个抽血,在病人吃饭之前,病房里的血都是医生去抽的,是我们这些见习医生和实习大夫去抽的。就起个大早去呼吸科抽血,那个患者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奶奶,我给他抽血的时候,发现她的手一直是抖抖抖,我就让旁边病床的家属把她的手按住给他抽,好不容易把针插到她的静脉里了,血抽的很顺利,一罐抽完了,换了一个真空管抽给他抽第二个,血就不出了,就很诧异,那老奶奶就说“唉?我这血咋就不出了呢?”我就说可能是因为您手抖吧,您手别抖,就这很普通的一句话,这句话我还没说完,那老太太顿时就发火了,她说:“嘿,你说什么,怎么能说我手抖呢?我手抖怎么了?你们这什么大夫啊!”她马上就不让我抽血了,还把大骂了我一顿,我整个人都是蒙蔽的,早上还没睡醒那样,就很莫名其妙嘛,心里也很委屈,就莫名其妙的被骂了一顿,然后我就没有进一步的和她解释,就跟她说是我的问题,我等会让护士老师给您抽,我能说这句话就要平时跟护士沟通比较好,如果护士不喜欢你,她就不愿意帮你抽,那这个时候出了病房,当我把其它病房的血都抽好以后,路过这个病房的时候,这个老奶奶的老伴在病房门口大骂,说你们这个医院什么医院啊,你们这什么大夫啊,手抖,手抖怎么了,手抖来你这医院怎么了,还骂了一些特别难听的话,说你们这医生怎么样啊,这都是让我很震惊的事,后来我在闲暇的时候,就问了一下这个患者的主管大夫,主管大夫就跟我说那个患者可能得了帕金森,很多很多年了。她得这个帕金森她的邻居朋友经常说她,她自己对这个东西也很在意,吃药控制的也不好,虽然当时是呼吸科,呼吸科不看这个问题,手抖就完全不关我们的事,但是说这个真的很刺激她,想想我之前遇到的让我不开心的患者问题,我就觉得很多时候患者对你的一些指责也好,不配合治疗也好,这背后都是有原因的。在这个医患沟通方面,有时候大家觉得可能会有障碍和误解。但这背后的误解和障碍究竟是什么,你愿不愿意花时间花精力去了解这背后的故事。都是非常重要的,一旦你把这个原委搞清楚以后。可能并不影响治疗,但你知道一个原因之后,作为一个医生,你会觉得你是真正的了解病人的。

徐源:何牧说的这点我非常非常认同。自己也感同身受。因为当时何牧提到这个词叫不可理喻。提到了吗?我好像听到了。我们当时有个医患沟通的老师就始终强调,没有一个患者是不可理喻的。当然这种实在精神病除外,每个患者背后都有他的理由,就比如说我前两天管了一个患者,做的是    ()    手术,胰十二指肠切除,很大很大的一个手术,术后三天自己就要偷偷吃东西,偷偷拔管子,这简直就是,在我们看来就是作死,就是反复的不断跟他宣教不能拔那根管子,现在还不能吃东西,但是他有空就偷偷吃,但是,对,这个你觉得它是不可理喻的事,文化程度低啊或者是怎样,其实不是,是因为他的子女在北京,他自己住在这个医院里,他自己没有经济来源,所有的收入都是,所有的治疗费用肯定都是子女提供的,子女然后本身又没钱,然后在北京多住一天就要多花很多的住宿费用,所以他其实就是想让自己早点康复,早点出院,给家里节省钱,你理顺了这个逻辑顺序,你这样子跟患者沟通才有针对性,比如你跟他说,我们术后康复的好,我们每天就输白液,不输那些营养液什么的,这样费用就会降下来,每天床上费用也不要多少钱,你反而是出了并发症之类,你从费用的角度跟他去沟通,他很快就能理解了,然后他也就不会偷偷的去拔管子,偷偷吃了,现在他是术后第八天康愈,明天出院,其实这个你要去,不要觉得别人不可理喻,你要去想他这是到底是什么问题

徐宵寒:然后我想说的其实就是刚才何牧说的抽血这件事情,我觉得其实从基础到临床给我自己感觉让我自己最不适应的是你进入临床之后其实你做的很多事情,你是怀着满腔的我要去学习,然后我要去充实自己、提高自己的想法去的,但是其实你发现你做的大多数事情都是初中生就可以完成的,比如说像这种不断重复的那个熟练工,比如说像抽血,那抽血其实我这辈子可能只有我见习这两年在抽,我现在抽得再好对我以后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帮助,再比如说,化验单,每天病房里,一个病房40多个病人,化验单回来是一沓,你要把它分到每一个病人的名下,然后把它们都很整齐的按时间顺序贴起来,这件事情其实你给一个小学生去做他也可以做好,然后比如说有的病人他的检查可能约到了一周之后,但是他又比较着急,就希望你跑到那些比如说影像科什么检验科去催,去把他的日子提前,这件事情其实你可以找一个完全没有医学知识的人去做,然后你就会发现每天你的很多时间花在这样的事情上,而你又不知道这些事情对你以后的人生有什么帮助,而你周围的人往往通过你做这些事的态度去评价你这个人,然后这个时候你就会觉得整个体系非常混乱,不知道什么是有用的,不知道时间该花在哪里,但是后来渐渐的我发现其实这些事情也不完全是没用的,就比如说拿抽血来说,其实抽血它真的不仅仅只是一个技能的问题,比如说我们从一开始没有人教我们,我们第一次在真人身上抽血就是真正的病人,所以你肯定刚开始是不会抽的,比如说像我前两个月基本上成功率连30%都没有,那为什么人家病人就会觉得今天来了个新大夫抽,我就要回扎两针在诊,那有个熟练的大夫可能一针就出来了,那你在抽不出来的时候你怎么跟他解释,你怎么让他允许你去扎第二针,那如果你当扎两针三针都扎不出来,你要去找护士姐姐去帮你,你怎么能让护士姐姐愿意帮你,有的人就会让护士姐姐笑呵呵的去帮你抽,那有的人就会被护士姐姐骂一通,这当中应该怎么相处,然后另外一个,这个血抽完之后是要送到检验科的,你就让  ()  送过去,你也得打电话,有的时候   (  )  就会来的很快,有时候就需要你自己把他负责分装好,负责送过去,你在这个过程当中,怎么让周围的人快乐,同时给自己减轻负担,其实也是一个不断的成长和丰富的过程,再说刚才贴化验单那件事情,如果就是你拿了化验单,因为我们分化验单的时候,其实仅看病人的名字就行了,那如果要是你每天在分化验单的时候只看名字,那你甚至只是在干一个初中生的工作,但是这个是我后来整理的,就我后来渐渐发现,分化验单其实是你熟悉一个整个所有病人的检验结果的过程,你会看到各种各样的检验,但是如果你每次分的时候都会想一想为什么这个病人今天要做这个检验,它这个结果又说明了什么,他需要再查什么,然后我会把一些我觉得有意思的东西拿手机拍下来,然后回去查一查,然后把它总结起来,然后你就会发现你对各个科室的各个检验特异性敏感度以及它的解读都有了非常深刻的理解,再比如说到各个部门催检查之类的,首先你就会非常清楚的知道,这样的话做每个检查应该去几层,在哪个地方做,这样以后你在医院里被人问路的时候你就可以回答,另外就是意想不到的事,有些时候,比如说抢救的时候可能我们人手很缺,那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在没有人指导你的情况下去主动的去帮一下忙,那个时候你发现你知道什么东西放在哪,做什么事情去哪里,该找谁,这些非常非常重要的技能,甚至有的时候因为你节省了这几秒钟,几分钟,就是致命的事情,然后所以我觉得肯定一个医院能正常的运转,它除了高大上的功夫,更多的应该是常规的琐碎的事情,但是从每一个琐碎的事情里面让自己有所收获,并且对整个团队都有帮助,其实是一个让自己愉悦起来的很重要的。

通过刚刚学长学姐刚刚的回答,让我们感觉到除了在医学这么专业的知识以外,还有更多需要我们用心去对待的事情,那我特别想问学长学姐,我们最近就是,也不能说是最近吧,其实当我们步入医学院校开始,我们肯定会主动的去关注一下我们医学院、医院这样的一些新闻报道,那我们就是,我们会经常看到一些负面的报道,这样的一些极端事件,那我们特别想知道的是学长学姐在看到这些负面报道的时候,你们会去怎样的,一个怎样的心态去对待它,就是这些负面的报道会动摇你们学医的初心吗?

何牧:看到那种伤害医生,或者一些记者乱写,看了之后还是非常生气。但是这些新闻从来没有动摇过我想要继续从医的想法。为什么呢?因为我刚才讲了,我最开始想学医的心态其实是比较自私的,一个是比较中二,想有医生这样一个比较酷的职业,第二个是想要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周围的人。我就觉得外面的那些伤医事件对我想完成我的梦想的决心并没有什么影响,而且,越是有很多人不愿意当医生,我就觉得,自己能坚持当医生非常酷。而且我觉得医患是互相的,患者在医患关系中本来就处于一个知识层面的下级,医生在这样的关系中是相当于上级。医生是需要付出更多的,不排除有一些精神不正常的精神病人,看到医生会乱砍,但在医患关系中,当患者对你怀有一些不满的时候,我觉得一个好的医生是需要有这样的能力把这个鉴别出来,或者说在自己平时行医的过程中对自己的言行都需要有一定的要求,自己要不停的锻炼。这也是为什么协和在我们见习或者实习之前都会开一些临床沟通技能课之类的课程,这也是比较重要的。总之,这些新闻对于我自己相当医生是没有什么影响的我就坚信自己能在这个 道路上走好就行了,我相信我自己!

徐宵寒:我就没有何牧这么幸运,我当时还是非常纠结的,在当时给我造成很大影响的其实不是社会上的那些负面评价而是来自于我们自身内部。就会觉得那个时候伤医事件此起彼伏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朋友圈,只有人人网。那个时候根本就不敢去上人人,因为只要你一点上去就看到我们周围,因为你加的好友也都是同学之类的,就全部都是那些暴虐的词和不好的消息有时候就觉得生活在这一端环境你非常压抑。而其我们自己会觉得我已经在全国这么顶尖的医学院里。那如果整合这个群体在这样一个层次里面,有这样一个消极的情绪的话那你就每天活着压力太大看。然后特别想说我已经是把能考的考试都考了,但后来见习了之后,可以说是见习一周之后,然后我就决定我要在协和医院做一个医生。那种感觉非常的坚定。你就会觉得你现在所有的纠结都没有必要。因为我觉得在协和医院确实是。协和医院的建筑都是那种古典的西式的那种青砖绿瓦。你会觉得就是走进那一片青砖绿瓦之后你会发现,喧嚣都听不到了。然后里面真的会里面那些医生们,那些你周围的同事们,领导们,真的是会一心一意。就是真心诚意的为病人好。然后那些病人也其实真的会记住你的好。然后也会给你一些正面的评价和回报。当然这些回报可能不是物质上的,但你会收获一种非常强烈的自我满足感。然后比如说我举个例子。就是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医院检验科的一位老师。可以说他其实身份是技师,不是医师。年资也没有很高,职称也没有很高。但其实是一位非常精于临床,非常为病人着想的老师。他去年年底的时候很意外的去世了然后那天朋友圈整个就被他去世的悼文刷屏了,各个科室的医生全部的自发的,抒发了很多对于他的赞颂和怀念其实呢,我选一篇来给大家读一下,这是我们呼吸科的一位教授写的然后怀念这位去世的老师,这位老师叫王鹏,然后他里面节选了,写了他们共同诊治的几个病例,然后我选了几个比较有特地的,然后文章我节选了几段。协和医院有一大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痴迷临床以解决病人的问题为乐趣,不计较个人得失你我都是其中的一员。此时此刻,脑海里蹦出的是一个个你诊断过的病例,还记得那个用激素后感染的女病人,你帮我们诊断了曲霉菌合并奴卡菌的感染。病人很重,费力一塌糊涂,我当时以为她根本抗不过来然而有你的病原学证据,我们咬牙在坚持、整个住院的过程你就会主动的=给我打电话说你有什么新的发现。这样精益求精的不断治疗最终他走着出来院,他后来治疗了整整两年。没有你的证据支持我们哪有这样的勇气坚持那么久,病人前几个月来复诊,六年了,他活的好好的。还记得那个玛萨全身播散的小男孩。那天下午从急诊收上来,病情重,诊断不清,在外院用过一堆抗生素都没有效果。我们查体时发现了皮肤上的小脓包立刻给你打电话,晚上7点多你从家赶回病房,取得脓液床旁接种,一个小时后你就报告图片是阳性球菌,我们调整了抗生素,两天内血培养和脓培养回报是玛萨,我们再次调整了抗生素。然而依然无效,我们再感染讨论了,最后你找到了证据是产PVL的玛萨。针对性的治疗他活下来了。我们后来在学术会议上讲过这个精彩的病例,并且特别提到了你,有国外的权威专家评论你们检验科的工作太棒了。我很骄傲。过往的种种历历在目,他们还活着,而唯独你不在了。我看过你的简历SCL和基金都无法衡量你的好,你解决了无数临床难题实实在在的帮助了很多大夫,帮助了很多病人以及他们背后的家庭。协和医院以诊治疑难病例为己任,我们诊治了疑难病例中相当一部分是感染的病例,因为其他的疑难病例即使诊断了可能也无法治疗而感染的病例是可以痊愈,可以长期存活的。因此你的工作多么重要,没有你和你的同事们我们临床大夫孤掌难鸣,寸步难行,你勤奋认真博学,热情执着是真正的幕后英雄。作为你的同事我真的很幸福。这是一个非常动情的故事啊?对,当时那一天晚上有将近十万的转发量,然后后来协和这位老师有一位九岁的女儿然后当时有些协和医院为了她女儿后期的教育,然后那段时间医生和护士自发捐款,然后捐款了一个基金专门用于他女儿后续的一个培养然后当时有我们非常优秀的内科的师兄在协和八上写了他的悼文,然后通过打赏集资的方式也为这个基金,当时捐了千万多在协和医院,虽然说现在我们很多功利的东西要追求去量化,但是其实 你真真正正把心投在病人身上比较好。我就是觉得这样一个氛围和我当时想帮助别人的一个初衷非常的契合,所以说基本上从进了协和医院的那天起我就想在这里工作一辈子,然后后来也实现了,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很幸运的。

主持人:我相信通过学长学姐给我们的讲的让我们更加坚定在这个临床学习的以及在后面真正面临临床的这个一个信心吧?那学长有什么想分享的吗?

徐源:我刚刚听完以后有点感动,一度忘了好像我也要讲,这个故事其实非常的感人,最关键的是他是很普通的一个人。我觉得我们从数据上看每个门诊的医疗量大概是16亿人次,每个中国人每年都要看一次门诊平均下来。在这个大量的门诊量的基础上才有这些负面的伤医的报道其实还是少数。但是可能我们在这个行业上有这种自怨自艾的基础上会无限放大。感觉好像这个社会怎么了就像知乎上说的为什么公交车上有这么多坏的老人,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其实在我们这个临床上我觉得也是一样的。不是病人变坏了,而是那些坏人生病了。其实我们遇到的你真正进入到临床,你会发现这个临床世界跟你从新闻媒体上了解到的每年从师兄师姐嘴里了解到的是不一样的。大家作为一个成年人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还没有接触到这些事别人说什么,我也挺说有这么一件事,那个谁谁谁多么不可理喻。要多问下为什么,你用自己去看这个世界会发现可能不太一样。

主持人:就好像学长学姐刚刚提到在我们面对不同的病人,可能也会对学长学姐有更多的情绪的时候,我们要更多的去了解这个病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这样的话呢其实就让我们更加的感受到医学不仅仅是专业知识在医学之外还有更多需要我们去思考的东西,是这样的呢。那接下来我们是想问一下学长学姐在如此繁重的学业负担的情况下,刚刚其实学长也提到了他们有一个自主学习小组,那我们想问一下就是在这样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当中你们如何能够做到自主学习。

徐宵寒:我觉得其实对医学生来说自主学习还是非常重要的。说实话我们平时课堂上学习的东西和我们的工作并不是完全稳定结合,第二个你想不学习是不可能的,所以说医生是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职业,那么首先就是资源,我只是分享一下我个人的经验,我觉得我们周围可以利用的资源还是很多的,主要有三大块吧。首先就是如果你想追求一些高大上的东西的话,在一些权威期刊的网站上有很多很多的资源,比如这个就是我随意找的一个NEGM英国医学杂志,然后你打开这个官网,你直接在百度上搜索NEGM就会蹦出这个网页,你看我画红框的就是他的多媒体资源,然后你可能会觉得看文字会觉得非常枯燥,他这里面有音频、有视频,有对应的文本字幕,你可以用来练英语也可以用来发现一些前沿的知识。还有就是这个影像学的互动,他每周都会公布一到影像题,你可以给他答题然后提交答案,他下周会公布答案,类似于我们协和吧的火眼金睛。你可以通过他找到一些非常有趣的资源。其实现在想要了解的知识网上都有多媒体资源。比如你想关注某一个功能科,比如说我是麻醉的,我会看一些( )或一些类似的东西,然后你会发现总有一款你会感兴趣的。这第一个是官网,这第二大块就是我觉得从一个比较功利的角度、比较接地气的角度来看,你从开始学新知识的时候就用一些以应考为目的的教材来辅导也是很有必要的,比如说《贺银成》或者说《考研的那一套》。其实他之所以是应考的指导书是因为他契合了考点,那考点是什么,考点就是重点,为什么他是重点,因为他有用。所以说在你抓不住重点或者框架很乱的时候,及时不是为了准备考试,但是你通过这些书来给你搭几个框架整合一下思路也是很重要的,而且你早晚有应考的那一天,这样你就会有备无患了。然后第三块资源就是,因为现在你现在想找一些整的时间去自助学习,我觉得坚持下来还是很难得,因为大家平时工作已经很辛苦了,那么你可以用手机充分利用这些碎片化得时间。其实有很多非常好的微信公众号可以既有趣也不会占用很多时间的碎片化学习资源。比如这是我自己关注的一些微信公众号。大家也可以开发一些新的,当然在宣传一下我们这个协和吧,这个图就是我们协和吧每篇文章文末的图,然后也代表了我们的一个结构。就看底下那三栏,其中小八书房你可以从哪找到我们以前发过的一系列的文章,而且协和吧现在也支持检索了,你也可以直接在搜索里搜索关键词。然后第二个是哪个小卖部,里面有一些产品,比如说这些,还有我们在文章里面宣传的一些书籍在里面可以买到,而且我们这个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所以大家就觉得价格较公道。然后最后一个就是进来坐坐,大家可以在里面提问。有一些临床困惑可以写进去,然后可以作为我们下一期选题的参考。反正我就是觉得你低头玩手机,你看视频也是看,看小说也是看。看看这些东西你可以把它当做一种调剂和放松。但是我还想强调,虽然说你接受信息是碎片化得,但是碎片化得信息从神经科学的角度是没办法在记忆中停留长久的,你还是要把他串起来成为信息的一部分,他就能够被用起来,所以碎片化的东西还是要整理的。比如说这个图就是我在科里上课的时候,我会把我感兴趣的影像学片子拍下来,然后在旁边做一些标注。然后隔一段时间我就拿出来看一看,看看自己是不是还记得。然后这样就会融入到你整个知识框架中,以后就是可以利用起来。我右边这个图就是我每次做的碎片化信息,然后我会每天把我认为有用的把他们进行归档,把他们归到一类一类里,然后我会定期把每一类做一个更新,然后把时间标注上去。然后我看那个很久没更新了,我会在做一次整理。然后我觉得就是在整个自主学习过程中,其实我们有很多时候只注重了上游而忽视了下游,这样效果也不是特别好。这些都是个人意见,大家可以随便参考一下。

何牧:就是大家可能很多时候会有很多疑惑,这是我们的头牌学霸嘛,其实我自己就有一些,就是每天在病房里转会很累,然后回到宿舍躺倒床上混混天就黑了,啊!我今天一天都没有学习。就会有这样的感觉。

徐源:其实我们三个还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宵寒是大学霸,我们俩就是。。。。羞涩不说了。就是对于大学霸来说,他们那种学习是一种内身的··动力,你不让他学习他会死。

主持人:我特别想知道我们现场有没有这样的同学,不让他学习他会。。。。。。死?

徐源:我们有大学霸,平时周末一天怎么过呢?早上六点钟到食堂买三个面包,先吃一个,自习到中午再吃一个,自习到晚上在吃一个,晚上十点回宿舍。天哪!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可能的,对于我们来说很多人都是普通人,而普通人的学习还是要有一些动力在里面的,对于大家来说,大家在临床上待着多一点就会自然而然的想去学习。比如说你只是一个拉钩的,在这一动不动。主刀说:“是这个吗?”一助说是这个。听懵逼了,他们在说什么?然后二助说快到了,不行了,不能再往下走了。你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那你回去自安而然就要看这部分解剖学结构,你要了解这些血管走形。这是对我们这种比较低端的人来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你要是遇到这样的问题,就比如我自己现在在外科工作,遇到一个病人调血糖,其实调血糖你喊内分泌科会诊就行了,但是你不还意思每次都喊内分泌科会诊,你会觉得就是个调血糖,为什么我自己不会呢?正好那时我们协和吧请一个大夫写了三篇叫手把手教你调血糖上中下,然后我就看那个,我觉得这个调血糖挺好的。现在我虽然在外科,但是我病人的血糖我都自己调,而且调的非常平稳,我觉得非常自豪,也没有什么好自豪的,这是应该的。就是你碰到这样的问题,你的内心想去学习。当然平时说你转科,你就瞎转。到了早上九点钟老大我可以走了吗?到了下午四点钟查完房了就赶紧就遛。那你就永远不会碰到问题,你也会觉得自己美美哒萌萌哒,你回去也不会看书,其实这就是相互促进的。另外你自己回家作为一个外科大夫去看了这个高血压的地绝和如何去调血糖。你看调血压的方法,你到科点上去嘚瑟一下,人家都不知道。比如说现在这个β-受体阻滞剂用于临床一线,你这一说别人都露出惊现的眼光看着你,你会觉得这很好。所以大家平时在临床上多掌握一些技能也还是挺好的。

主持人:我们会碰到不同的情况中,比如说我今天碰到了一些事情,我就想我要好好学习了,那我可能就是时间坚持不了几天,那学长学姐有没有碰到这种情况,怎样能把这个东西坚持下去。

何牧:一个客观的表现就是我想起了我在科室被领导“吊打”的恐惧,顿时我当时就语塞,感觉到浑身发冷的感觉,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作用,就像徐源学长说的,当你真的进入临床之后,有一天查房,所有人都在,教授也在旁边,这时候主治问你一个问题,然后你发现你完全回答不上来,我第一个月进心内科的时候,主治问了我一个问题,就是:“你说一下,高血压受理的靶器官?”然后我就开始想,天哪有哪些器官,我就说:“有心脏。”然后他说:“还有哪些呢?”“还,还有肝脏。”他说:“怎么还有肝脏?”我就开始把器官从头到尾说到头了,其实后来真的特别理解,就是那种感觉,特别特别不好,我就查了一下,应该是心、脑、肾脏和血管,当时觉得特别特别丢脸。大家如果进了临床之后也会受到这样的冲击,然后我觉得这个动力很大一方面会来自于外界给自己的压力,还有自己的内心,就是当你受到打击之后,想翻身的那种动力吧我觉得,表现(听不清)我是不是很努力。

主持人:师兄说要不要让学霸学姐来说一下怎么坚持的?

徐宵寒:其实,知耻而后勇是一个非常大的动力,然后大家一定要把这个羞耻心维持下去,因为你在临床转久了,比如像我们第一个月转科的时候,发现查房被“吊打”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到后面可能就泰然处之,然后就默默打招呼所以说,一定要把这个羞耻心维持下去。而且,其实有的时候你收了一个病人的时候你可以预料到转间就会被问到什么样的问题,如果你可以提前通过自主学习,这样明天就可以炫技了,这也是一个非常美好的体验。所以说有的时候还是自己把问题想在前面,然后会整个人就,也是给自己减轻一些负担和压力,然后也是可以给别人留下一些很好的印象,这很好。

主持人:学姐提到了一个词,叫做羞耻心,对吧?我们接下来聊一聊我们的协和八怎么样?我相信可能学长学姐一开始也是很意外,当你们推出这样一些新的环节之后,会受到很多的关注,你们肯定有想过把它做得更好,推陈出新,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会不会遇到一些困难什么的?就是,会面临一些挑战,可能有压力的感觉。

何牧:刚才主持人提到了推陈出新,我们协和八分成了几个部门,有几个项目组和项目,项目组经常会想,哎我怎么想出一个新的项目,这样其实很难的,然后很大一方面来自于读者对我们的反馈,大家想知道些什么我们是非常感兴趣的,所以如果大家关注了协和八的话,平时有什么新的想法,想知道的,觉得我们有哪些需要改进的或者说哪些做得好的,都很欢迎大家在文章后面的留言里面反馈给我们,然后我觉得另外一方面推陈出新的话,来自于一种内部的动力吧,协和八这个集体,大家喜欢创新,但是我觉得更多是大家有很纯粹的一些东西,很认真的一些东西,在这里我可以给大家分享两个小故事,第一个就是,协和八我们都知道,一些学术方面的文章,比如说我们的一页手册栏目里面的文章,都是协和几位同学自己写的,自己去查资料,查文献写的,但是写出来之后我们会送给专科的一些主治及主治以上级别的老师审核,老师会给我们做一些批注。大家可以看到这张图,黑色的部分都是我们的同学、作者自己写的部分,然后红色的,是老师们给我们批改的,老师平时在临床上非常的忙,他们要管医学、教学、科研,自己的时间非常的少,但是他们还会尽可能的挤出时间给我们做批改,而且他们的审核、批改是完全没有任何报酬的,完全是无偿的,他们愿意用他们宝贵的时间来做一些工作,而且做得非常非常认真,这让我们小编看到之后是非常汗颜的,我们觉得我们应该以一种更加认真、投入和热情投入到建设协和八当中。另外一个故事呢,是关于纯粹的,我觉得协和八的大家以及协和的大家,老师也好、同学也好,做自己的事业都怀着一颗非常纯粹的心,大家都秉持着自己最初的一些初心。有这样一个故事,我们协和八有一个栏目叫“火眼金睛”,会有老师提供一些医学的图,比如说:心电图、CTX线,一些比较有特色的提供给我们,出一些有趣的题,老师也会在这个题后做一些很详细的批注、讲解,提供图的老师呢,给我们供图也是无偿的,我们就觉得这个老师花了这么多时间给我们供图真的非常的不容易,有一次,有其他的一些公司想转载我们的文章,每一篇文章转载后给我们多少多少钱,就是火眼金睛可以转载的那些图,我们就和老师说了,说有外面的公司愿意转载,我们可以给您一定的报酬,您可以拿这个钱喝喝咖啡,买点零食之类的都挺好,但是老师听了这个之后就和我们说,如果你们把这个东西拿到外面转载的话,那我就不给你们供图了,我的图就希望在你们协和八发,任何的钱我都不要,我就想在协和八发。我觉得老师这种纯粹的想法以及对我们的支持支撑着我们想让自己变得更好,想要一直想一些新的东西来回馈给大家,这就是我想分享的故事。

主持人:其实当协和八走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不光是协和八的编者对他有期待,就应该说老师还有以及协和医院的一些老师们对这个栏目抱有很高的期待的。

徐源:老师的鼓励真的是非常的感动,有时候文章中出了错别字就有老师跟我说你这文章有错别字,搞得我错别字都不敢有,确实是互相的这种帮助让我们很感动,在这样的要求下,我们自己也是尽量地想做得好一点,就比如说下面有一张图,就比如说我们以前的所有图片都是百度的嘛,后来我们觉得,不行我们要做得好一点,格调高一点,所以我们刚开始半年是用百度的图片,后来我们就一直到现在一年多了,全都是用的是正版图库图片,像我们看到的,这是我们的购买记录,像一张图大概12块钱。当然我们一开始没有钱,特别是我们要出我们第一本书,就是这本《从医开始》的时候,因为我们一开始有很多前半年出的文章这些文章这些图是从网上down下来的,就没有自己配图,所以出这本书的时候我们要自己再请画师配图呀什么的,所以成本都是比较高的,但这时候我们又没有钱,怎么办呢,正好有个做APP的公司过来找我们说:可以在我们头版发一些广告,同时给我们一定的收入,收入还挺高的,大概五六千一篇这个水平,然后当时我就觉得我们这个资金缺口挺大的,因为我们后来也是买了正版图库,也是一年有好几千的投入,我就答应了,答应完之后差点就要签协议,我说先看看效果,当天晚上就把这个文章发出来了,是一篇广告,比较硬,然后当天晚上我们小编群里就炸了,因为这就是之前我没跟大家详细的说过,他们就说:为什么你要发这个广告?我们真的这么缺钱吗?我跟大家说:对,我们就是这么缺钱。然后大家就说:我们可以凑钱,我们不要这个广告。你们缺多少钱,我们每个人凑,我们十多个人,摊到每个人头上不过几百块钱的事情,这就非常感动,所以后来我们合同就没签,然后那个事已经是可能是14年 还是15年的事情,从那到我们现在我们就一篇广告都没有发过,就是这么有调性,其实也不是因为自己要怎么样,而是因为周围的老师啊、同学啊都是这么无私奉献,我们也是这样想把这件事做好,我还想分享的一个故事就是下一个图,就是我们做这个板夹,我们做的这个板夹上面有一些公式吗,是我们同学自己做的,其中有一个Child-Pugh分级,这个分级里面应该是APTT延长,而我同学写成了ATPP延迟。当我同学发现这件事的时候,这个板夹已经在我们的小卖部上面买了三百多份了,三百多分相当于已经有四千多块钱成本投进去了,不说营销额,营销额是比这个要高的,然后,小编发现这件事情之后,然后他就主动过来找我们说,他要给所有的已经发过板夹的人再每个人免费寄一份,然后这个钱他出,就是他觉得很愧疚,首先我们卖这个东西赚的钱是不分给他的,因为我们也没赚多少钱,我们都是用于平时的一些比如买图库这些运营的,但是他当亏钱的时候他自己说我自己承担,他还只是个学生,所以但是就非常感动,当然最后也没让他承担,我们最后在医院的帮助下我们渡过了这个难关,但是我还很感动的,就是说我们这个无论是老师还是我们自己内部的团队都有这么一种气质在里面,所以涉及到别的东西,大家听的比较多的,比如说三流学生会做活动,二流学生会做权益,一流学生会有人说做引领有人说做思想,反正就大概这个意思,就是你真正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觉得做到这样一种程度的时候我就很心满意足了,后面有一些公司也找过我们,我们就觉得我们就是要做一个大夫不需要有这些花里胡哨的或者有一些社会上的东西,就这样享受这样的人生也挺好的,

主持人:就又回到了我们刚刚提到的那个词,叫纯粹,是吧,就真的只是很纯粹的想把它做好,那我相信,在我们聊了这么多,学长还有什么想要分享的吗,就是关于这其中的故事

徐源:其实我倒是,有点羞涩,我倒是挺想问问这两位同学,就是她们,我是08级,她们两位都是09级的,相当于比我小一级,当时也是我们第一次招新的时候招进来的,就是想问问为什么来我们这一直做下去,因为特别是她们两还刚经历过找工作,做科研的一些课题,有见实习就是很忙碌的,可能每个人理由都不一样,我想问问两位,

何牧:其实就是为什么我留在这一直做而且为什么想参加呢,觉得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咱们主编的人格魅力,深深的感染了我,然后就有一种正能量就感染着我,其他的话好像就是,宵寒之前也讲过,我记得临床的时候满怀着一腔热情想在这个临床上大展手脚,想成为,不说一块板砖,成为一块瓷砖吧,大一点的,结果这个现实狠狠的打击了我,我每天做的就是查抽血,接化验单,我就觉得我做的工作很无聊,我希望在临床课余的时间里做一些更加有意义的事情,不是说我回去躺在床上然后想着,天呐,我学医我都干了些什么呀,就是那个时候,当我特别低落的时候,协和八出现了,我看到他们就是每天都发一些很有意义的文章,,我就觉得,而且我也很有自己的想法,我就觉得他们这个是不是还需要一些改进啊什么的,然后我就看到他们招新的广告,我就去了,然后,第一次招新给了我很大的冲击,那个是在我,就是进入协和八小编的这个面试,是我在这个参加毕业,工作面试之前参加过得最正规的面试,这个会一辈子印在我的心中,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团队做事的方式很认真,师兄师姐们对待我们的方式又亲切又认真,而且我参加项目组之后自己有一些好的想法,自己我觉得有趣的想法我就提出来,然后前辈们都觉得这个很好,那我们就一起去做吧,前辈们会带着我一起去做,会鼓励,大家有了一些有趣得想法之后一起做下来把这个想法实现然后再传播这个过程,让我在这个传播的过程当中很有收获,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体现,而且也觉得我的时间没有白费,这个做起来相当于一种源能量就是鼓动着我,包括在找工作还有毕业考,搞科研训练的这段时间,很多时候自己会有一些迷茫,或者说很懈怠的时候,这时候每次协和八给我安排工作,我就觉得这个是我真正想做的东西,而且完全是纯粹的而且会有很多人支持我会有好多人帮助我,每次,排完一篇稿子,或者说把我的一个灵感跟师兄师姐还有同学们交流了之后我就会得到很多的反馈,我就会觉得我还是能做很多事情的,那我的课题肯定我也能做好,然后我去找工作我肯定也能做好,我毕业考都不是问题,就是自己会觉得在这个工作中会得到很多动力,

主持人:听听学霸怎么说

徐宵寒:不要立这个flag,我是觉得,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可能现在还没有,就是我是觉得大学越往后上可能也是因为后面找工作呀这方面的压力越来越大,大家其实会变得越来越功利,就是你可能大一的时候会觉得我就是想单单纯纯得多学点知识好好上课,加一个组织锻炼自己,然后你越往后会发现其实这些东西,可能会有很多人觉得你这些都是虚的,什么是重要的,能量嘛你要放到点子里去是重要的,多少分的文章,然后你参加多少次的编写,你的年纪排名第几,这些可以拿出去列数字的东西才是真正重要的,才是能帮助你以后飞黄腾达的东西,然后,当然这些想法是非常正确的,确实会帮你飞黄腾达,但是如果你满脑子只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有时候会觉得压力非常大,而我本身不是一个特别功利的人,所以我在高年级的时候就会觉得有一些茫然,当然那些东西我也不追求,但是我总觉得没了这些东西那我觉得我大学生活过得太苍白了,然后后来我就觉得在协和八你就会可以找到那种一群人在一起然后不计较个人的这个付出,然后也不计较你的东西是不是量化,也不计较别人的评价,然后只是因为自己想做然后觉得这件事情有意义,获得这种感觉,即使以后我们都会工作然后都会结婚,都会有自己的孩子,都会对更多的人负责,然后也会越来越不自由,所以其实这样的一个机会其实已经很难得了,就是一群年轻人单纯的一些想法聚在一起然后满腔热血的去做一些事,所以我觉得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就应该好好去珍惜,然后我也觉得可能很多年以后我再想起来会是一段比较美好的回忆,

徐源:果然学霸说的就是不一样,我泪水都要下来了,确实是,其实我当时最开始做协和八之前我一度对这个行业极其的厌恶,主要一部分就是跟宵寒说的差不多,就是很多大夫当发生一些事情的时候他们的这些反应让人觉得这个行业怎么这样,特别是你发现你身边的有一些极少数同学每天关心的是哪个行业的收入高或者怎样这些东西,你就想中国最好的医学院之一的同学每天想的都是这些事情,特别是当发生一些我自己觉得可能是存在医患沟通的问题而产生的矛盾之后,我会在人人上发一下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可能是比较偏正能量的,立刻就会有一些师兄师姐大概也就是,我当时是大三左右的时候,师兄师姐大概是大七大八左右,他们立刻就会围上来说,哎呀孩子你太年轻了,等你以后接触到患者你就不会这么想了。也就你是too young too simple,然后我自己真正到临床之后,我之前和你们说过,我的感受不是这样的,会发现真正的临床会有一群老师,你都没有听过他们的名字,绝对不是那种如雷贯耳的,他们在认认真真地、默默无闻地做着一些临床的工作,对患者也是非常的好,真的是不一样的,然而这些故事却没有人讲出来,所以我觉得我们有这样的平台,把这样的故事讲出来也是挺好的,我现在已经过了当年师兄师姐教导我的年纪了,然后我现在想跟你们说,不是这个社会错了,就是你们错了,因为我已经接触过患者了,我已经接触过这些事情,我仍然是像我当年那么想的,所以错的不是我,错的是你们,是你们太low了,不是我太幼稚。其实以后工作也会有一些负能量的东西传入到我,我默不作声,但我想过1020年后我想跟他们说:就是你们错了,这个社会就是可以像我们想象那样,即使不能像想象那样,哪怕多做一点点好事,这个社会哪怕是灰暗的也会多一点点光亮,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是非常好的。我们在做“协和八”,我们也能发出一点声音,你可以看我们协和八的文章,这些医闹可能会有些发生,但从来没有因为这些东西来赚点击量,我们就是做我们自己。我自己到了大学以后,我的一个很大的感想就是不能听师兄师姐那么说,因为有正能量的人是不会说的,说的大多是负能量的人,他会不断地给你灌输一些负能量的知识,你会觉得这个学校到处都是问题,这个医院到处都是问题,这个社会到处都是问题,其实是这样的吗?你自己是个成年人,你可以自己去体会,至少我们三个的感受不是这样的,希望大家自己有些独立的思考。

主持人:让我们感谢学长给我们分享这么正能量的东西,那么我相信大家在底下坐了这么久啊,应该会有一些问题想要来问我们的学长学姐,那接下来的时间就进入观众提问环节。积极提问的同学,刚刚学长学姐也说了,我们的东西就摆在这,如果有想法的又想从学长学姐这里问到自己想要东西的可以积极举手。就那位女生。

观众1:那个我也是“协和八”的小迷妹,我可以问2个问题吗?第一个是学长学姐也走过了那么长的大学之路,你们觉得一个好的大学规划是什么?然后第二个问题就是当你们压力很大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解压的。谢谢。


徐源: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适合的科室,因为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关键是这些因素中哪个是你最重要的,就比如有的人觉得收入是最重要的因素,那你把收入放在第一位的时候,别的方面肯定有些舍弃,这些东西没有什么谁对谁错的,就是最适合你的。

主持人:那还有谁要提问的?

观众2:三位学长学姐,你们各自的科室有什么特点可以介绍一下吗?

徐宵寒:我现在即将就职的是耳鼻喉科,但我从开始学医的时候就是想进外科,因为我是一个爱动手的人,自己有比较喜欢美术、设计方面的东西,我就想进外科,但在找工作的过程中,你会受到很多打击,也许你找的工作和你想的不是一个,这个时候你会舍弃一些东西,所以我选择了耳鼻喉科,一方面它也可以做手术,而且是较适合女生的不是特别大的手术。另一方面,它有一些你需要去想的问题,也有一些病,像内科一样的比较贴近,而且耳鼻喉科它的解剖比较精细,和我最开始的想法比较契合吧。另外一方面那个老师跟我说,以后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选择转业。

何牧:然后我这个其实没什么朴实性,因为在协和医院是入院不定科的,因为你在工作5年以后才能在内科拿到一个分支,外科也是到一年以后才分,然后我自己个人是对于不确定的事情好感度特别低,所以我不能接受,那我就想选一个能很早确定方向的,我又不想纯粹的不和患者接触的,我觉得我还是想见到病人,所以我到了门诊。

主持人:学长有什么想说的吗?

徐源:我觉得还是比较适合自己的那种,我觉得你们处于大一阶段,如果你关注了就这个科室,你去把它做精深也好。但是我自己觉得我们上大学以来接受的教育也好,通识教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做外科大夫一定要知道内科知识,作为内科大夫一定要知道外科知识,我们一直接受的都是这样,我也比较认同的。

观众3:学长学姐好,其实我觉得人有时候确实是比较贪心的。像在我们这个阶段,有时候就是格外的想要学习,有时候自己也想要学习软件、学习文献,然后又学习大量的临床知识,就是有时候很多东西不能兼得。学长学姐你们是怎么取舍的呢?

徐源:我简单说一下,我觉得我们感受也是非常强烈的,特别是那种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各科成绩都特别好,但到大学到了这么广阔的一个世界,真的没法做到样样都好,我觉得你可以多见识一下这个世界,你当然可以多接触你觉得喜欢哪一个。但你接触面越大你就会明白不可能做到样样都好,所以尽早的明白知道这个道理,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我自己喜欢做一些传播的事情,所以我做“协和八”,相对来说,我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训练我的英语或者其它,我觉得没有什么后悔的,人也不可能做到完人。

主持人:选择自己想要的,那还有想要提问的吗?

观众4:学长学姐好,我是一名医检的学生。本次论坛主题是自主学习,那如何学习好学校的教材进行自主学习,课外还有一些全新的教材,是否要结合国外公开课来学习,然后呢?我关注协和吧很久了,协和吧最近不是推荐了几本书,比如《心脏病理》药理方面的,然后能否推荐几本教育的书,就是国外教学的一些科目的书籍,谢谢。

徐宵寒:首先就是那个关于外文学习,说实话我不太看那些公开课的视频,可能是因为我看他们时间基本上都是四十五分钟到一个小时,可能也是我平时时间也不是很充裕,其实还是看你自己把,就是我曾今看过一篇文章就是每个人吸收信息的方式不一样,就是有的人视觉更敏感一点,有的人就是听觉更敏感一些。如果你习惯平时上课听老师讲来吸收知识的话,公开课对于你来说是很有用的。可能公开课的资源不如文字的多,因为文字传播的更广一些,更容易一些,还是要看自己的特点。然后你指的一些相关教材方面推荐,我们以后也会出一些,然后大家有感兴趣的也可以在刚才打开的那个文末图里面的进来坐坐里提出来,然后这样的话,以后再推文的时候都会放到考虑因素里面去。

主持人:好,那这边这位男生

观众5:学长学姐好,我是一名大一的学生,所以我问的问题比较低级,就是医学课程比较繁重,然后做协和吧在有些方面还是有挑战性的,我就想问一下学长学姐,在学习方面学长学姐会不会选择熬夜来学习,或者像清华大学这种顶尖的大学都有自己的一套学习方式。

何牧:其实我们在清华的时候课程确实比较繁重,一个学期34个学分,我们必修课就31个学分。然后那个时候熬夜的人不多,为什么呢?因为清华大学十一点的时候就会熄灯,而且没有通宵自习室,而且清华大学很大,我们要出去自习又很远,所以平时就是在课上好好听老师讲,听懂了,课余有时间的话就上上自习啊。到了协和以后,熬夜这种情况是有的,特一些特别是一些大课的考前,比如说内外科还有解剖课等一些,我们都是有很多同学都是熬通宵熬过来的。大家选择了这样一个职业都应该做好了心理准备吧。我自己是这样的。那个时候拼一拼,特别是像我这种平时学的比较少,考前突击。就是我觉得当整个寝室都在开着灯奋战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温暖、特别温馨。

徐宵寒:我补充一下,这个其实还是看个人选择吧,我们也有八年学下来从来没有熬过夜、没有挂过科的人。也并不是谁睡得少,谁就学的好。其实还是看你喜欢一个怎样的模式。

观众6:学长学姐好,我是从那个麒闻逸事来关注协和吧的。也不是很早,但是就一直在关注,然后我就是注意到一个协和吧现在坚持每天都在推送。然后都是医学的学生就是知道科研是非常的重的,就是我想问一下就是你们如何在坚持自己兴趣爱好的同时,怎么把时间平衡的非常好。

徐源:这个我来从好几个方面说,就是我们在招新的时候每周两到三个小时你是能挤出来的,你挤不出来就不要报了,所以大家来了以后有一个期望。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很大可能就是收益于我们的高科技工作链,我们用了很多很多的软件和帮助我们的工具。

徐宵寒:你一周两三个小时不花在协和吧上也要花在吃饭看电影逛街上,所以他冲突的不是你的学习时间而是你的娱乐时间。反正这件事我给大家的件建议就是在做娱乐的事情的时候可以学习了。

观众7:学长学姐好,我们现在在学系解,就是怎样让这些看起来无聊的临床知识活化起来,就比如你们之前说的那个临床和基础知识小课堂,就死能不能把那个课堂具体的介绍一下,我想以后再我们班液可以开展以下。因为我觉得这个东西比较有意思,长期看书的话还是会觉得很压抑的。

徐宵寒:这个我说一下,因为我是这个课程的负责人,那个课程是从师兄那一届做起来的。然后主要就是一个课程的成功主要需要四个角色吧。首先就是一个课程的负责人,一到两个人,这个负责人相当于一个协调员。然后还需要找到其他三个角色的人,一个也就是在你们本班找一个讲这个课的人。比如这人今天要讲解剖,你需要先自己看的非常熟。然后第二个角色就是一个临床上在见习期间的师兄师姐,比如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然后他会帮助你会根据你,比如说我那个时候讲。我举个例子,我当时学神经解剖的时候,就是内囊那块的神经隔的结构。然后就去找师兄师姐,我今天想要将内囊这块的结构。学姐就帮我们找了一个当天工作中的病例,是神经隔这块的解剖学结构。然后这个临床上的师兄师姐会带着讲课的同学去病房看一个这样的病例,然后在你们这个年纪还不会写病例,临床知识也还没有。然后这个师兄师姐帮助你把病例划归为与解剖知识有关的,就是把一个临床的病例用解剖学知识展现出来。然后最后一个角色就是找一个临床的老师,然后他主要负责的就是把你讲课的地方检验一下,然后在讲课的时候在旁边负责解决一些问题。然后就是上这个课的时候,就是你们班那个负责讲课的同学先来讲讲解剖学的知识,然后再把它在临床上看到的用通俗的、你们能够理解的,然后让他结合这个病例来讲一下解剖学知识,然后最后让临床老师来总结一下。

主持人:那也非常感谢大家的提问啊,这个提问环节就到这里,那学长学姐来介绍一下你们的这本书吧。

徐源:呵呵,有这个环节吗?当时我们想约定每年出一本书整理协和八已有的内容加上我们的一些新内容。这是我们0512月就是零六年初推出的第一本新书叫“从医开始”这里面主要是我们临床上一些比较细碎比较有趣的问题合集,这在我们协和医院内部还是比较广为流传的大概可能是因为换了个形式而且受到各科主任比如说内科主任包括教育部门的反馈来说而且卖得也是比较火的在医学新书的第一年我们当时首印了一万本,很快就卖掉了然后后来又紧急加印了一万本,好像也都卖掉了大概就是这样这本书上面有些评价是一些专家给我们的还是比较好的,我自己觉得这本书对于我们来说功利不是目的,但应该有一些功利的产出,我们本身出这个书不是以功利为目地的,是因为我们喜欢它。上面还有我们的名字其实对我们也有一定的帮助,这本是医学方面的书。另外我们第二本书叫医生你好,也将于今年出版最后还有一点点小问题处理掉,最近这一两个月就开始印刷了医生你好这本书主要是集结了我们一些临床上的思考,主要是以人文类为主可能是主要面对大众,但是我觉得医学生我觉得读一读也挺好的,因为我们有一些文章很有一些思辨的价值。这本书大概40%60%的内容在协和八刊登过但是都经过了比较大的修改,同时我们还添加了50%左右的新内容,也是非常有意思的这本书我们实在想不到带2的名字所以就改成了医生你好。我们希望每年出一本有趣的书,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激励,对大家来说,如果喜欢在当当、京东、淘宝和我们的小卖部都有得卖。大家如果对价格比较敏感的话,其实在淘宝上买是最便宜的。在我们自己的小卖部买是比较贵一点,因为我们平时让同学发货我们是以勤工俭学的方式让他们发的,而且我们从出版社拿到的书也没大书商拿到的便宜,所以大家自己选择。而且我们小卖部的售后态度还比较差,经常有一些同学说怎么还不发货,我明明说了我们每周只有两到三天的时间发货,大家都是业余时间发货所以遇到这样的买家我们就说请退款。因为我们本身也不靠卖这本书赚钱,是因为真的觉得这本书挺不错的,另外我们小卖部还有别的书也都挺不错的想推荐给大家。第二个人书我个人是非常非常期待的,希望如果出了大家有些闲钱的话可以买。

何牧:而且我们第二本书关于医学与人文可以与大一大二的大家有一些共鸣,我们一开始是一些比较贴近临床的专业知识,大家进入临床或进入临床之前看一看都是非常有用的,可以当作是一本工具书。

徐源:我们这两本书都是在仁为出版的,非常感谢人民卫生出版社的老师,这次我们能来也是在周老师王老师的帮助下,非常感谢他们

主持人:那我们第二本书是大概在什么时候出版?

徐源:这本书全书已经统筹完成也即将印刷,但关键是咱们请了一位重量级人物写了一篇序,也不好意思天天催他,所以只能等咱们这位重量级人物把序给我们,一旦他把序给了我们,立即印刷,我觉得应该快了也等了好久了。

主持人:所以学长还不确定?

徐源:张老师您觉得我们第二本书什么时候能上市?大概三四月份应该是四月份。

主持人:我相信大家都很期待那也非常感谢观众提问环节观众的积极。今天再次感谢学长学姐这么长时间的分享,再次掌声送给他们。

徐源:我们也代表我们协和八感谢安医大的老师们给我们的帮助和出版社的老师,其实我们我们最该感谢的是医学的伟大和奇妙让我们能够相聚在这里,谢谢!

主持人:其实学姐学长昨天在协和八第二篇推送下面说我们今天要在安徽,安徽的首字母是A,从A开始,希望学长学姐虽然进入临床工作越来越忙,但也希望协和把这个团队能够越来越好!再次感谢学长学姐今天的分享,谢谢他们的到来。今天的分享交流活动就到这里,谢谢!